长汀霜宴

  • by

从前,有一个寂寞的王后,她的丈夫当处拈花惹草,她恨不得杀了所有花花草草,但是国王还是我行我素。
她对国王从开始的期待到失望,直到国王带回来了个真爱才彻底死心。
冬天来了,鹅毛大雪下个不停,王后的心就像雪一样冷,她站在窗台边上,看着被白雪覆盖的世界,觉得全身发冷,她祈求上苍给予自己一丝温暖,她愿意用国王的幸福去换取。
她的愿望实现了!她有了一个孩子!脸像牛奶一样白嫩,嘴唇像鲜血一样红润,头发和墨汁一样黑亮。他是上苍赐予王后的珍宝,是王后冰冷的心里唯一的安慰。
王后给自己珍视的孩子取名:旭凤。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像太阳一样温暖,像凤凰一样骄傲!
旭凤渐渐地在王后无微不至的照料下长大了,真的如太阳一般耀眼动人,像凤凰一样美丽骄傲。
好景不长,旭凤还没有度过成年礼,王后就因病去世了。
不久国王就娶了一位新妻子,是隔壁鱼龙国的公主,这位名叫簌离的新王后非常漂亮,但是高傲自负,嫉妒心极强,对于以前王后留下的孩子根本无法忍受。
簌离王后叫来了彦佑侍卫,对他说:“不要让我再看见旭凤!”
彦佑侍卫趁旭凤王子不注意的时候打伤了他,将他带出了王宫,看着昏迷不醒的旭凤,侍卫自言自语道:“美人啊美人~看在你长得美的面子上,我就帮你个忙~”
彦佑决定不杀死旭凤,把旭凤带到了森林里,把他单独留在了那里。
“润玉啊润玉,感谢我吧!”彦佑愉快的吹了个口哨,他知道在那荒无人际的大森林里,以旭凤的能力绝对能活下来。但想到旭凤会碰上的人,他就觉得压在心上的一块沉重的大石头落了下来――当初答应润玉的事总算有着落了。
侍卫走了以后,旭凤一个人在森林里到处徘徊,一边打猎,一边寻找出去的路,野兽嚎叫,但却没有一个敢去伤害旭凤。
到了晚上,旭凤发现了一只长相奇特的鹿,他跟着鹿来到了一间房子跟前。
“这森林深处居然有人住?”旭凤敲敲门,发现屋里并没有人时就推门走进去想休息一下,和野兽搏斗了一天他有些累了。
一进门,旭凤就发现房子里的一切都布置得十分整洁干净,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一张床就是全部了。
旭凤觉得有些疲倦,想躺下休息休息,于是来到床前,在上面躺下来,很快就睡着了。
晚上润玉回到家中,发现屋内地上有几个脚印,他不动声色四处打量了一下,发现床上有一团凸起。润玉将灯挂在床角上,将被子拉开一瞧,发现了睡得正香的旭凤,嘴角勾起一个颇为愉悦的笑容。
他掀开被子,躺在了熟睡之人身边,手一捞,将人抱在了怀里,头埋在旭凤肩上,睡了过去。
第二天一早,旭凤醒来后睁大眼,吓了一跳,他被人牢牢固定在怀里动弹不得,肩膀上还能感觉到那人湿润的呼吸。
旭凤顿时挣扎起来,润玉皱眉,在人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,哑声说:“别动!”
旭凤僵直着身体不动了,埋在润玉胸口的脸颊热的快烧起来了,委屈的窝在润玉怀里心想:这人怎么是个流氓?!

润玉一觉醒来,看着乖乖睡在自己怀里的旭凤,忍不住笑了。他勾起旭凤的下巴吻了上去,怀中人震惊的睁大双眼,双手推拒着润玉,整个身体被牢牢压制在润玉怀里,被索要了个彻底。
嘴唇分开时甚至拉出了长长的银丝,旭凤羞恼的擦去红唇上的液体,“你要做什么!”
“我做什么?”润玉眼也不眨的看着怀中之人被吻的红润的嘴唇,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“进了我的屋,当然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“你说”,润玉在旭凤耳边轻轻吐出一口气,“我到底想做什么?”
――fin―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